<p id="s0wun"></p>
    1. <p id="s0wun"><nav id="s0wun"><small id="s0wun"></small></nav></p>
      1. 首頁
      2. 營銷
      3. 視頻號

      視頻號,帝國戰爭的導火索

      視頻號漲粉+變現,聯系縱深網商務微信:houtiemin

      視頻號,帝國戰爭的導火索

       

      2月1日,抖音宣布起訴騰訊反壟斷,要求微信/QQ停止封禁,并索賠9000萬。騰訊第一時間回應稱,“字節跳動惡意構陷,騰訊將起訴?!彪S后抖音再度回應,詳述起訴理由;騰訊則通過發紅包封面的形式,輕描淡寫地進行“再度回應”,大有“讓法律的歸法律,讓商業的歸商業”的意思。關于整個事件的來龍去脈,本文不贅述,讓我們直接關注背后的邏輯。

      互聯網反壟斷2021年第一案

      2020年12月14日,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依據《反壟斷法》對阿里巴巴投資有限公司、閱文集團和深圳市豐巢網絡技術有限公司分別處以50萬元人民幣罰款的行政處罰,因三家企業未履行其依法申報股權收購的義務,均構成違法實施的經營者集中行為,這被業界稱為“反壟斷第一槍”,“1214”成為中國互聯網反壟斷的重要起點。

      跟此前是行政部門直接出手不同,本次抖音起訴騰訊,涉及到訴訟,應該說是2021年互聯網反壟斷第一案。由于事關“封禁友商鏈接”這件事,對互聯網格局甚至是互聯網未來的形態,都將會形成更加深遠的影響,最終結果還要假以時日,知名知識產權律師趙占領在朋友圈表達的觀點,我認為是比較客觀的,引用如下:

      “近期互聯網行業的反壟斷問題倍受各界關注,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將反壟斷及反不正當競爭作為今年八大重點經濟工作任務之一,市場監管總局在制定關于平臺經濟領域的反壟斷指南,最高法院強調司法支持反壟斷。

      在此背景下,抖音訴騰訊濫用市場支配地位一案件倍受關注,同時,因為互聯網巨頭之間相互屏蔽的做法非常普遍,不僅微信屏蔽抖音、淘寶外鏈,抖音屏蔽淘寶外鏈,淘寶禁止百度抓取網頁,因此該案對于整個互聯網行業的封閉或開放將產生極大影響?!?/p>

      視頻號,帝國戰爭的導火索 視頻號,帝國戰爭的導火索

      趙占領認為,2021年是互聯網反壟斷之年,反壟斷既是政治正確,也會成為商業競爭利器。

      可以預見,接下來類似于互聯網企業間關于反壟斷的案子,只會越來越多,絕對不只是在內容、社交或者電商領域,對于行業的老二們來說,反壟斷訴訟本身就會成為競爭手段。

      新老巨頭擦槍走火的必然

      正如抖音官方推文所說,在微信等平臺內無法正常直接訪問抖音鏈接,即其所謂的“持續封禁與分享限制”已有三年歷史。為什么抖音可以忍這么久,直到2021年才起訴呢?

      最直接的原因,是因為當前有國家反壟斷的政策機遇,在國家推進互聯網領域反壟斷的相關風向出現后,字節跳動高管就多次在公開場合表達類似觀點,醞釀一段時間才訴諸法律。

      從商業層面來看,2021年牛年春節,抖音拿下春晚互動合作伙伴,投入20億參與紅包大戰,此時此刻有一個類似于挑戰巨頭的話題,就可以得到更多公眾關注,業務會變相受益,但深層次來看,抖音現在起訴騰訊,絕對不只是為了春節營銷。

      任何新晉巨頭在崛起過程中,都難免跟原先的老大發生碰撞。勢力范圍重畫,利益再分配,話語權重構,早已暗流涌動。

      字節跳動從今日頭條崛起成為今天的內容帝國,跟騰訊的競爭面越來越大,越來越直接,越來越激烈。2018年今日頭條更名為字節跳動不久,我在《張一鳴的心里“住著小馬哥” 》一文就曾指出,字節跳動想要做“超級內容平臺”,與騰訊“新文創”本質沒什么不同,“從抖音到微視,從今日頭條到天天快報,從悟空問答到知乎(騰訊投資),頭條好似下一個騰訊,卻又還沒成為騰訊?!眱烧叩母偁幹粫蛹ち?。

      當時張一鳴發了一條慶祝抖音 TikTok(抖音國際版)Q1 蘋果商店下載全球第一的朋友圈,并表示:“微信的借口封殺,微視的抄襲搬運擋不住抖音的步伐?!瘪R化騰直接回懟:“可以理解為誹謗?!?/p>

      更早前張一鳴在轉發騰訊相關文章時表示:“如果(騰訊)不隨便打壓封殺應用和信息流動,就是更值得尊敬的公司了?!瘪R化騰則回應稱:“平臺一視同仁,你過敏了?!?/p>

      視頻號,帝國戰爭的導火索 視頻號,帝國戰爭的導火索

      馬化騰罕見的“親自下場回應”,大部分給了字節跳動,可見騰訊對這一新秀的重視,就像我一直說的騰訊對字節跳動的態度:“戰略上藐視,戰術上重視”。

      2018年字節跳動估值只有350億美元,就已成為騰訊不敢小視的“超級獨角獸”,三年后的今天,字節跳動市值大了數倍,上一次融資結束后,字節跳動估值約 1800 億美元。據彭博社報道字節跳動2021年營收翻了一番多,達到約 350 億美元,運營利潤達到了近 70 億美元,遠超2019年的40億美元。IPO在即的快手市值預估610億美元,按照港股最近行情很可能在短期內進入千億美元俱樂部,照此推測,字節跳動估值起碼在3000億美元以上,甚至更高。

      2018年字節跳動體量只有騰訊的1/13,一路壯大到今天的1/3,其增長速度讓人咂舌,類似于“頭騰大戰”“TT大戰”這樣的分析,早已爛大街??傊?,字節跳動已成為當之無愧的巨頭,基于龐大的內容流量生態,探索社交、游戲、教育、電商、搜索、支付等等新業務,跟騰訊競爭愈發直接,在這樣的背景下,兩者最終直面競爭,上演“抖音起訴騰訊”這樣的戲碼,可以說是必然結果。

      視頻號才是戰爭的導火索?

      字節跳動做到今天的體量,只用了8年。騰訊則已成立20多年,經歷過多輪鏖戰,且很少有敗仗。在騰訊面前,字節跳動依然是年輕的“小弟”。面對騰訊,字節跳動是有一種內在的恐懼的,視頻號放大了這個恐懼。

      這一次起訴騰訊的是抖音,而不是字節跳動,不只是因為抖音已成為字節跳動的“大兒子”,更重要的,是因為抖音面臨著更大的恐懼,這個恐懼來自視頻號。

      短視頻已是字節跳動的大本營業務,就像社交之于騰訊一樣。來自彭博社的報道顯示,2020年,抖音貢獻了字節跳動近 60% 的廣告收入,緊隨其后的是今日頭條(20%)和視頻平臺 “西瓜視頻”(不到 3%)。在TikTok海外遇阻后,抖音正在將更多精力放在國內市場,與快手、騰訊們的競爭更加膠著。

      騰訊前些年依托微視等平臺,兜兜轉轉做短視頻,未曾從根本性威脅過抖音。然而,2020年橫空出世的視頻號,徹底改變了游戲規則,就像我在《微信8.0,張小龍的iPhone X》一文所言,微信視頻號基于獨特的“熟人社交圈層+算法結合的推薦機制”,在傳統的算法類平臺前形成更強的競爭力,直接威脅抖音與快手的地位。

      2020年視頻號大獲成功,騰訊事實上已贏得短視頻大戰,當年6月張小龍就已官宣抖音日活2億,且暗示很快會3、4億(再不Mark就三億四億了),方正證券測算,視頻號日活峰值已達3.5億,預估基準水平是3億。

      截至 2020 年 8 月,連同抖音火山版在內,抖音日活突破 6 億;截至 2020 年 6 月 30 日止六個月,快手中國 App 平均日活 3.02 億。雖然視頻號目前體量可能比抖音、快手都要小一點,但別忘了這是一個只有一年發展歷程的產品。

      騰訊一直擅長收割市場,游戲、音樂、小說、視頻、電競與直播都沒有落下,只要是內容業務,都是騰訊志在必得的核心業務,其拿下短視頻市場,就在2021年。微信全面開閘,視頻號大概率會成為行業第一,日活超過抖音。而且就在接下來的春節紅包大戰中,微信視頻號基于紅包封面等玩法,將不費一槍一彈成為春節營銷攻勢的最大贏家,實現跨越式增長,這也正是2月2日晚,騰訊通過發放紅包封面的方式“再次回應”的底氣。

      視頻號是快手要趕緊沖刺IPO的原因,同屬一個體系尚且如此著急,抖音更不能不察。20億補漏拼多多登陸央視,春節前起訴騰訊謀求不再被封禁,都屬于應對策略。視頻號,是字節跳動與騰訊正面戰爭的導火索。

      社交對于內容分發的重要性,每個巨頭都非常清楚,這些年抖音以及字節跳動一直謀求“社交化”,從多閃到飛聊,再到今天喊出要靠春晚攻勢在抖音內造一個“朋友圈”,都是在強行做社交。北京字節跳動CEO張楠最近在一個活動上說“ 抖音逐漸從一種娛樂方式變成一種社交方式,甚至是一個生活方式?!睆埿↓堅谖⑿攀苣暄葜v時說,“微信變成了某一種意義上的生活方式?!倍兑魞刃?,有一個微信夢。社交,依然是字節跳動最急于擁有的特性。

      巨頭花園的籬笆終將打開?

      就像我在《互聯網反壟斷打響第一槍,老二不再非死不可》一文所言,因為技術、模式與資本三大原因,互聯網行業是一個很容易形成壟斷的行業,人們說“馬太效應”,說“生態效應”,說“平臺效應”,本質上說的都是“強者恒強”的結果。

      巨頭要保持其地位,會用法律允許的一切手段去維護自身利益,封禁友商的鏈接,就是很普遍的行為,就像趙占領律師說的,不只是微信封禁抖音,抖音、淘寶等平臺都有類似行為。在商言商,這些做法無可厚非。

      但大家都在做的,不一定就是對的。

      PC時代互聯網整體是相對自由的,不同網站鏈接互相流通,因為整個互聯網的內容體系就是基于超鏈接的。移動互聯網時代,內容的組織邏輯發生了根本變化,不再基于超鏈接互相鏈接,而是形成各自為陣的“超級內容平臺”,用戶在一個超級App內就能得到足夠多的內容與服務,不只是騰訊如此,百度、字節跳動、阿里們都在這樣做。

      視頻號,帝國戰爭的導火索 視頻號,帝國戰爭的導火索

      正因為此,在移動互聯網時代,我們很少聽到什么“UV”“PV”,互聯網企業關注的是活躍用戶數與用戶時長,要提高用戶時長唯一的辦法就是讓用戶留在自己平臺,用完不走。

      每個巨頭都在圈建自己的籬笆,將內容、服務與用戶都圍在自家花園里。有的花園很漂亮,比如微信生態在花園主人張小龍的打理下,就很繁榮,內容創作者、企業商家組織、用戶,都得到自己想要的,秩序井然,健康蓬勃,限制不想要的“花花草草”避免雜草叢生,也是微信封禁一些平臺鏈接的理由。

      客觀地說,微信就像蘋果一樣,秉持一體化的端到端理念,這樣做的好處是用戶體驗大幅提升,最直接的,就是公眾號將文章內容變得結構化,其閱讀體驗相對于傳統H5網頁有了革命性升級,用戶不再面對牛皮癬式的彈出廣告,或者混亂的版面排序。類似于這樣的做法,在小程序、視頻號等業務上都可以看到。

      辯證地看,構建端到端的內容或者服務生態,有其好處。因為有了籬笆,花園變得井然有序,然而卻少了大自然中斑駁陸離,這樣的爭議,在iOS與安卓孰優孰劣的討論中就是老掉牙的話題了。

      更嚴重的后果是,當每個平臺都能自行決定封禁什么、允許什么時,這種權力難免會成為打壓對手、限制競爭、獲取利益的手段,畢竟,不是每個企業都有自己的“節操”,對于大多數企業來說,道德是上限,法律才是下限。

      那么,當所有互聯網巨頭都圈建籬笆,當內容被限制在一個個孤島里面的時候,當內容不再能在不同平臺間最高效流動時,當內容與服務的連接成本變高時,移動互聯網就不再具有“開放”特性。

      因為開放,才能“互聯互通”,這正是互聯網的唯一底層精神。

      封禁鏈接這種做法是否會被認定為壟斷行為,依然有待官方給出答案。不過,不管結果如何,我都期待看到,互聯網巨頭可以推翻花園的籬笆,在保證秩序的同時,與鄰居共享風景,雖然,現在聽起來,這太奢侈。

       

      作者: 羅超頻道

      來源: 羅超頻道

      視頻號漲粉+變現,聯系縱深網商務微信:houtiemin

      ?特別聲明:本站遵循行業規范,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如果來源或作者有誤,請及時聯系我們更正;本站的原創文章,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不尊重原創的行為我們將追究責任;作者投稿可能會經我們編輯修改或補充。

      聯系我們

      QQ:898322230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30-17:30,節假日休息

      QR code
      国产在线观看黄av免费

      <p id="s0wun"></p>
      1. <p id="s0wun"><nav id="s0wun"><small id="s0wun"></small></nav></p>